1. <table id="s5lln"></table>

      <acronym id="s5lln"><strong id="s5lln"><address id="s5lln"></address></strong></acronym>
      <td id="s5lln"><ruby id="s5lln"></ruby></td>
      1. <track id="s5lln"><strike id="s5lln"></strike></track>
        1. 首頁 >
        2. 教師作品 >
        3. 散文隨筆

        肖友清:桐葉槐花

        作者:肖友清 上海向明中學 發布日期:2023-05-05  點擊量: 1220

        臨沂一行,且不說聆聽到的教誨,得到的收獲,觀賞到的精彩表演,且不說一睹微信群里交往多年未曾謀面的群友風采的驚喜,一路驅車挺進孟良崮、大青山紀念館的層巒疊翠和英烈偉績,單說說青山餞別席上的那道“桐葉槐花”的菜肴,就讓人思緒萬千,回味無窮。

        還沒有從大青山別具一格的閉幕式上的《沂蒙小調》中回過神來,我們的車就停在了半山腰,車爬不上那陡坡,把我們一車人撂在了黃土路上。

        一路爬坡,有種恍如隔世的異樣之情油然而生。孩提時的記憶中,也有這樣一條路、一個陡坡,還有滿地的野藍莓,可以把你的舌頭染得藍里透黑。

        爬著陡坡,一行人探討沿途長滿的個個似桃的小果葉兒卻長得圓圓的果樹品種尚未定論時,瞥見樹林里的雞群,個小的在追逐打鬧,像一群頑皮的野孩子;個兒大的玉樹臨風,徜徉草間勝似閑庭信步。頓時心里嘀咕:莫不是一頓風味土雞餞別宴?都市的肯德基、麥當勞、奧爾良烤雞翅,不免讓人生些出一絲對“野味”的期許。

        落定座次,大家相談甚歡時,上來了幾道涼菜。過后,上來的菜品中有一道特別誘人:一團團淡褐色的小球物,一條條奶黃色透著綠意的條狀物交織錯落,讓人放棄了矜持,直搗“黃龍”,嘴里還不停地嚷著“這什么呀,怎么這么可愛,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哦?!痹捯粑磾?,一筷子小“黃龍”已到嘴邊。

        一邊嚼著還一邊嚷嚷“里面綠綠的是啥東西呀?味道還不錯哦,好吃!”

        同桌的兩位本地女老師用頗有風味的普通話熱情地向我們介紹:綠綠的條狀是桐樹葉,圓圓的球物是槐樹花。

        她倆一邊介紹還一邊問我們:聽得懂嗎?

        一桌人新奇極了,邊點著頭便把筷子都伸向了桐葉槐花,吃了桐葉吃槐花,吃了槐花吃桐葉。

        見她倆不動筷,席間有人問道:你倆咋不吃?

        她倆笑著說:你們吃,這些我倆在家都會做。

        席間立馬有女老師問道:是不是像做面拖小黃魚一樣,裹點面糊糊再放油鍋里去炸炸?這一問,席間的女老師邊探討起廚藝來了。

        我沒有吃槐花,卻把最后的兩片樹葉放進了嘴里,思緒翩飛到南方的一座老屋前。

        屋前有一顆木槿樹,開滿了一樹紫白相間的花,在晨曦的微風中搖曳。一個小女孩爬上了枝丫,摘下了一枝密密實實的朵兒,倚在樹枝上端詳了半天,放在鼻尖嗅了一嗅,又伸手摘了兩枝握在手里,正準備伸手時,從屋里走出來一個步履蹣跚的健碩的老婦人,急忙叫到:快下來,別摔著了,快下來……

        “不,這兒好多花,好香……”

        “你再不下來,等下蜜蜂會來蜇你的……”

        “不,我沒有打它,它干嘛蜇我……”

        “你摘了它的花,它當然會蜇你咯,快下來,等下小叔抓魚回來給你吃……”

        “這花是蜜蜂家的?”

        “是的,是的,屋前屋后都是它家的,你惹惱它了,它會叮得你滿頭是包,眼睛都睜不開……”

        坐在高高的門檻上,小女孩把厚實的花瓣塞滿了一嘴,上下蠕動。

        一個少年打著赤腳,卷著褲腿,拎著一串柳條魚從小徑花叢中走來,“清寶,你在吃啥?”清亮的聲音打破了晨曦中的寧靜。

        “吃花?!?/span>

        “吃什么?”

        “吃花——”小女孩揚了揚手中光禿禿的花枝。

        “什么!這你都敢吃!”

        夸張的聲音招來了正在廚房忙碌的老婦人,忙不迭地邁著她的小腳,踩著小碎步,搖搖晃晃地向我撲來,“你咋啥都吃呢,快吐出來,快吐出來,奶奶燒魚給你吃,快吐?!?/span>

        小叔捏著我的嘴,奶奶用手掏空了我的嘴,我哇地一聲大哭起來。

        哭聲招來了正在忙活的全屋老少,在鎮里做老師的四叔把我抱懷里一邊拍著一邊安慰道:“別哭別哭,吃點花沒事,吃點花沒事。媽,讓小五摘點花洗干凈再給她吃吧,小孩子好奇,沒事的,沒事的?!?/span>

        “我怕不好給你三哥交代?!?/span>

        “城里孩子沒見過鄉下的東西,什么都好奇,正常,交給我,我來帶,媽你忙去,大家都忙去?!?/span>

        四叔的房里有一股松香味,墻上掛著二胡,案上的盒子里躺著一枝竹笛。為了逗我笑,四叔吹完了笛子拉二胡,拉完了二胡吹笛子,忙乎了一個早上。

        飯桌上,奶奶把一小碗黑糊糊的東西端在我面前,說:“寶兒,快來吃你的花花?!?/span>

        我盯著小碗看了半天,怎么也看不出花朵的痕跡,我伸著鼻子聞了聞,也聞不出什么味道,我為難地看了看四叔,四叔問道:“不像樹上的花是嗎?”我點了點頭。

        “知道嗎,花兒長在樹上才是最美的,以后不要爬樹去摘花咯?!?/span>

        花兒長在樹上才是最美的,從此,我不喜歡離開花樹的花,每每把慶典的花束轉送他人。

        我見過奶奶用一種特制的茶招待貴客。非常講究的小茶盅,里面放著一個精致的小銅勺。用小銅勺緩緩地攪動茶盅里的物什再喝,味道非常獨特:紅的是胡蘿卜干,綠的是炒青豆,褐色的是腌漬的香椿葉。我特別喜歡喝這道茶,就著茶水慢慢地細嚼茶盅里泡開的物什,那種享受賽過午后陽光下的咖啡。

        木槿槐花,香椿桐葉,滴落在面頰的是淚滴還是雨滴?

        只聽見程興勇老師在樹燈下大叫:“別走,別走,大家別走,菜還沒上完呢!”

        何懼風雨興盛事,花葉奈何人世情。

         

        作者簡介肖友清,上海市向明中學高級老師。在公開刊物發表80多篇論文,主持上海市、區級多個課題,參編《經典作文》《高考熱素材考場奪分1000則素材》等。編著《讓你的文章精彩紛呈:文體寫作思維序列訓練》書稿,是在指導學生獲獎、發表的基礎上,結合“雙新”課程對多年教學實踐的總結,榮獲第十屆全國校園文學研究文學教育成果展評圖書著作二等獎,《基于民族文化傳承的“竹韻絲語”校本課程開發與實施的研究》榮獲論文一等獎。

          潛心研究寫作教學,形成了“文體教學”的獨特風格,輔導學生參加各類征文大賽累積獲獎500多人次,指導學生在《文匯報》《新民晚報》《作文素材》等刊物發表文章200多篇,曾榮獲學科帶頭人、骨干教師、金愛心教師、先進教育科研工作者、百校園文學社團指導教師等榮譽稱號。

        高清欧美VIDEOSSEXO_亚洲精品 日本视频_日本高清视频色惰WWW_亚州国产中文字幕
        1. <table id="s5lln"></table>

          <acronym id="s5lln"><strong id="s5lln"><address id="s5lln"></address></strong></acronym>
          <td id="s5lln"><ruby id="s5lln"></ruby></td>
          1. <track id="s5lln"><strike id="s5lln"></strike></track>